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 > 文化大观
波澜壮阔的援藏岁月
——读长篇小说《红雪莲》有感
来源:中国自然资源报 发布时间:2021-02-22 [打印本页] [关闭窗口]

长篇小说《红雪莲》,以开阔的视野、悲天悯人的情怀、以小见大的手法,酣畅淋漓地书写了西藏各族人民共同建设西藏的故事。

【作者】杜文娟 【出版社】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【出版日期】2020年10月

近年来,该书作者杜文娟的文学创作,无论小说、纪实还是散文,一直聚焦雪域高原,除了长篇小说《红雪莲》,还发表并出版了《走向珠穆朗玛》《有梦相约》《阿里 阿里》《川藏纪行》《唐古拉的绿雪》等系列作品。她对于文学的梦想和激情,如同雄鹰在雪域高原自由翱翔。

坦率地讲,在作家群落中,将雪域高原作为创作对象的不在少数。然而,杜文娟关注的重点并非自然风景,而是藏族人的生活、援藏者的职业态度与价值取向。在长篇小说《红雪莲》面世之前,她曾创作非虚构纪实作品《阿里 阿里》。这部作品中,她以女性特有的虔诚和坚韧,再现了阿里人的生存状态和历史传说。

非虚构纪实文学作品的优势在于真实,能引发时代的共鸣。作为虚构的长篇小说文本,其故事素材虽来源于生活,但更多地彰显出作家对人生、社会的哲学性思考。从这个角度看,一个作家的思想深度、人文立场以及审美偏好,在虚构的文本世界能得到体现。在我看来,长篇小说《红雪莲》尽管是《阿里 阿里》的姊妹篇,但更出色地表现了作者的文学想象力。为了呈现自己心中的雪域高原,杜文娟十余年间八次进藏,克服了路途遥远、高原缺氧、交流障碍等困难。在写作《阿里 阿里》之时,她同时也在酝酿小说《红雪莲》。

《红雪莲》抒写了四代援藏人不同的生活经历和人生追求。20世纪70年代,干部子弟柳渡江响应“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”的号召,来到藏北边远县城任教,因无法适应环境而离开,带着途中收养的藏族孩子柳巴松落脚于秦巴山区。另一位援藏者是秦巴山区水电站值班员南宫羽,她到西藏支教,阴差阳错地来到柳渡江支教的藏北县城,后来成为青藏电力联网建设大军的一员,与柳巴松、李青林等在藏北无人区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,演绎出精彩的故事,完成了人生蜕变。

作者将多次进藏的生活体验以及对西藏的深厚情感,融入了这部30余万字的小说中。她用凝练的文字语言、扣人心弦的情节设计和出人意料的故事结局,塑造了不同历史时期有血有肉、敢爱敢恨的人物群像。杜文娟说,很多人对于西藏的认识还很片面,对于援藏的了解更是少之又少,想通过自己的视角和文字,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这里人们的生活状态。

众所周知,创作长篇小说,不仅要对小说场域中的自然环境、风土人情、生活习俗等信手拈来,对小说中的人物也应持有一定的情感立场。杜文娟在《红雪莲》中写道:“对于雪域高原,边疆,原来不仅仅是名词,而是真真切切的动词,一生一世,从出生到老去,当地人,边防军人,援藏者,千千万万,芸芸众生,来到边疆,来到西藏,目的只有一个,稳定边疆,建设边疆。”

我长期在高校工作,接触最多的是心怀各种梦想的大学生。撇开《红雪莲》的文学性、思想性不谈,仅就小说内容与青年职业选择相关,就具有强烈的现实指向意义。书中的女大学生南宫羽,选择留在西藏,一辈子扎根在祖国的边疆。做出这样的职业选择,她也曾经犹豫彷徨过,但内心越来越明白一个道理:生命价值的彰显,不分地域、不分工种,如果是真金,在哪里都能光芒闪耀。

读完长篇小说《红雪莲》,我的脑海中,一次又一次想到马克思《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》中的一段话:“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,那么,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,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;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、有限的、自私的乐趣,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,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、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,面对我们的骨灰,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。” (陈华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