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宣传 > 热点聚焦
我国积极探索推广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路径——
让更多常青树成为致富树
来源: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:2022-08-11 [打印本页] [关闭窗口]

草木植成,国之富也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,要积极探索推广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路径,选择具备条件的地区开展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,探索政府主导、企业和社会各界参与、市场化运作、可持续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路径。

2021年4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《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提出,拓展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模式。经过近年来的探索,我国在拓展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模式方面有哪些有益经验?如何建立健全机制让更多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?就大家关心的问题,记者采访了有关部门和专家。

——编 者

满足人民需求,着力增加生态产品供给

生态产品是自然生态系统与人类生产共同作用所产生的、能够增进人类福祉的最终产品和服务,是维系人类生存发展、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的必需品。“不仅包括清新的空气、清洁的水源和宜人的气候等自然要素,还包括生态农产品、生态工业品和生态旅游服务等生态产品。”自然资源部自然资源所有者权益司有关负责人说。

据介绍,生态产品根据公益性程度和供给消费方式,可分为3种类型和价值实现路径:

——公共性生态产品,指产权难以明晰,生产、消费和受益关系难以明确的公共物品,如清新空气、宜人气候等。“比如三江源等重点生态功能区所提供的生态产品,能够维系国家生态安全、服务全体人民,其价值实现主要采取政府路径,依靠财政转移支付、财政补贴等方式进行‘购买’和生态补偿。”自然资源部经济研究院生态所研究员石吉金说。

——经营性生态产品,指产权明确、能直接进行市场交易的私人物品,如生态农产品、生态旅游产品等。“这一类主要采取市场路径,通过生态产业化、产业生态化和直接市场交易实现价值。”石吉金介绍。

——准公共性生态产品,指具有公共特征,但通过法律或政府规制的管控,能够创造交易需求、开展市场交易的产品。“我国的碳排放权、排污权和碳汇产品,就属于采取政府与市场相结合路径,政府通过法律或行政管控等方式创造出生态产品的交易需求,市场通过自由交易实现其价值。”石吉金说。

“着力增加生态产品供给,加快建立以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为主体的生态经济体系。”中央党校(国家行政学院)社会和生态文明教研部教授李宏伟表示,产业生态化要按照绿色、循环、低碳、可持续发展要求,培育发展资源利用高、能耗排放少、生态效益好的产业,推动人与自然和谐共生。

因地制宜、创新举措,探索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多元路径

“生态资源指标及产权交易,通过政府管控或设定限额等方式,创造对生态产品的交易需求,引导和激励利益相关方进行交易。”自然资源部自然资源所有者权益司有关负责人介绍,除此之外,目前我国生态产品的价值实现模式还包括生态修复及价值提升、生态产业化经营和生态补偿等其它3类常见模式。

生态修复可以带动价值提升。山东省威海市优化调整修复区域国土空间规划,明晰修复区域产权,持续开展矿坑生态修复和后续产业建设,把矿坑废墟转变为生态良好的景区,带动了周边区域发展和资源溢价。

生态产业化经营模式是价值实现的重要途径。通过充分发挥生态优势和资源优势,将生态产品的价值附着于农产品、工业品、服务产品的价值中,以可持续的方式经营开发和交易生态产品。

江苏省苏州市金庭镇地处太湖中心区域,依托丰富的自然资源和良好的生态环境,推动生态产业化,着力打造“太湖生态岛”。近年来,金庭镇打造了“太湖绿”大米、“西山青种”枇杷等网红品牌,农产品销售收入达到4.98亿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2.74万元,实现了生态保护、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福祉共同推进。

在湖北省鄂州市,梁子湖水光潋滟。“从养珍珠到养莲花,水质变好了,村庄变美了。”走进东沟镇茅圻村张家湾,村民张文进站在自家承包的水塘边查看莲花长势。鄂州市在市内各行政区之间建立并运行生态补偿机制,梁子湖区连续4年获得了生态补偿。茅圻村张家湾把生态保护补偿资金用于美丽乡村建设,累计投入500万元,用于垃圾分类改造、污水管网建设等,发展生态产业。

明晰产权、创新模式,不断完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

根据《意见》,到2025年,保护生态环境的利益导向机制基本形成,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的能力明显增强。到2035年,完善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全面建立。

“从实践上看,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工作总体处于探索和起步阶段。”自然资源部自然资源所有者权益司有关负责人说。

截至2021年底,自然资源部公布了3批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典型案例,在江苏、福建等省市开展了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示范。各地加快建立政府主导、企业和社会各界参与、市场化运作、可持续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,具有很强的示范作用和指导意义。

浙江东阳、义乌两市进行了我国首例水权交易,引发了全国范围内的水权实践和理论探索;江苏太湖流域率先启动了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的试点,是全国最早开展水排污权交易实践的区域之一;浙江丽水依托丰富的苔藓资源,通过吸引相关企业打造苔藓产业链,实现生态产品价值……

山东大学黄河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研究中心教授张林波说,实践证明,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已由地方试点、流域区域探索上升为国家层面的重要任务,成为各地区、各行业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发力点。目前,我国还面临生态产品供给不足和市场需求无法满足的困境,从需求侧入手发力,生态指标配额交易、国家公园特许经营、绿色金融扶持等,都是有特色、可操作的实践模式。在持续提升生态产品供给能力的同时,还要加快培育生态产品消费体系。

自然资源部自然资源所有者权益司有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我国尚未建立可复制、可比较的生态产品价值业务化核算技术体系,还存在“难度量、难抵押、难交易、难变现”等问题。下一步还将依托高等学校和科研机构,调动生态、环境、经济、法律等科研力量开展中长期联合攻关,推动相关理论与实践研究,解决好生态产品价值转化迫切问题。

“给政策比给项目、给资金更重要。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关键在于健全机制。”自然资源部自然资源所有者权益司有关负责人说,明晰产权是促进价值实现、合理分配利益的基础,下一步还将清晰界定自然资源资产产权,推动集中流转和专业化运营,发挥国土空间规划的引领和约束作用,在加强生态保护的同时,鼓励发展生态产业并留有一定发展空间,不断提高优质生态产品的供给能力。